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沙砾の城市  

2010-04-23 14:29:14|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这样一个城市,每个人都是城市里的沙砾,干燥,枯黄,小小的,不起眼,不留神踩在脚下也不会呼喊,走长路却造成麻烦。

有这样一个城市,每个人都是城市里的沙砾,有些沙砾从同一块石头风化而来,却始终不记得,也不认得彼此,偶然遇见,依然会把彼此摩擦的疼痛。

有这样一个城市,每个人都是城市里的沙砾,没有外表,没有内心,只是一粒一粒的沙。

沙也有沙的骄傲,听不得沙的不好,若谁说个不字,便马上展现沙砾粗糙的本质,却不知道,恰好印证了人家说的不好。

沙也有沙的亲近,不懂得内心原来还可以有锦绣江山,只以为天下万物皆无内秀,于是对于距离全无概念,恨不得“贴身近战”,不留一点空隙,若对方要求私人空间则被视为“矫情”和“失礼”。

沙也有沙的温度,略加热便烫手,遇冷则立刻结冰,全不知该有自己的温度,甚至将体温附近干脆蔑视为“温吞”。

沙也有沙的心思,与自己有关之是非一律用“一些人”来代称自己,然后将这“一些人”的是非大肆传播,仿佛这样便证明自己如何干净。

我自沙中来,终不会归于沙中去。

于是我会被沙砾们批评忘本,只可惜我本不是沙砾。

来京城已于时两年有多,终于可理解当年先到京城之人,为何谈及沙城乃至沙砾,眼睛里都是避之不极的眼神。万一不得已不得不与之有所交集,也是一刀斩断乱麻团。

本来不想写这些内容,只打算着,以后必将太夫人接至京城好生赡养,最近却因意外,连续与沙砾有所摩擦,才有此番吐槽。

在京城坐公交,每站必停,停的时候售票员都会搀扶老人上下,帮拿了大包的乘客安置包裹,上来老人的时候,还会要求年轻人让座,所以我在京城,都会主动让坐给老人和孕妇,因我知道,我的姐妹和父母,也会受到如此照顾。但我在沙砾之城则坐得心安理得,因我也知道,我的父母在车上腿脚不稳的时候,也无人会搀扶。

在京城坐出租,看了他准驾证号,便可安心坐下去,有事一个电话到他公司,司机从来不敢造次。但在沙砾之城,要看司机心情好不好,不好则不拉你,不需要任何理由。至于说让人等足几人拼车多收钱,绕路,则更如家常便饭,若是外地来沙砾城的,则不加倍欺负都对不起沙砾之名。

在京城购物,百试不买当然没关系,店员鼓励多试,会试的才会买。但在沙砾之城,多试一个款式,都会遭到白眼,试求划价更是使不得,饶是被售货员骂了穷鬼还要气哼哼夺下你手中之物,仿佛被你多持一秒既染穷气——若不问价即买呢?骂你头壳坏掉,烧包——这就又涉及到沙砾们的仇富仇强,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不过还好,我的一些仍居沙砾之城的朋友中,也有沙中之金,总归会离开那里的。于是当我回去,还好还有人可以说话。

我喜欢在街上,即使只隔一条马路,对方也电话来说:“我看到你啦,等我过马路哦~”而不是当街大吼我名字,不应之还要怪我眼中无人。

我喜欢在办公室里,别人要和我说话前,都要问声“有空吗?”而不会毫无预兆被拉住喋喋不休一个上午。

我喜欢当遇见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时,只要微笑着看着对方,便不会再被追问下去。

我喜欢自己从不提及的部分,别人也不会贸然问及。

疏离吗?也许,但是只有细水,才能长流。最爱36度7的温度,不冷不热,恰好温暖如己之体温。

我爱的花在开,微微有雨。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