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花开锦默,似水流年

网易考拉推荐

千帆过尽,一生一世  

2009-08-30 03:03:38|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秋的时节似乎过得特别快,几天的功夫,阳光还暖,而天就已经高起来了。周末难得加一次班,可惜只挨了两个小时,实在敌不过蓝到澄澈的天和洒金一样的阳光,于是晃荡晃荡又从办公室里一路晃荡回了天津。

路上是很美的,汽车和火车的窗子都很大,可以看到街边一树一树还艳的粉色花朵,落了的,落在旁边的灌木上,落花是红的,灌木还是绿的。从北京到天津,一路上,路过很多很多的树,树梢的叶子被一夏的阳光晒褪了色,风里摇来摆去,仿佛浅色的花朵,一路看着,就莫名想出“夏尽秋来君不管,且见乔木亦白头”这种惆怅的句子来。

到底是秋天了啊。

坐在窗子对面玩电脑,风来了,恨不得将棉被也披上,然后一个人纳闷,明明前几天汗湿的裙子洗好还没干透,怎么就要穿牛仔裤了呢。洗了澡出来,赶快在脸上涂上la mer,否则就会觉得很干,也许,身体乳也该从柜子里拿出来用了。

初秋的时光,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或者站在车间里,总是喜欢偷偷望着窗外,初秋时节,和暮春一样甜美芬芳,只是一个追忆,一个向往,也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哟,开始喜欢夏天这个季节,色彩缤纷,天地间无端喧嚣起来。竹席还没有撤,未到九月,也许夏意未尽又转头徘徊,只是夜里需要盖好棉被。也曾经很糗地发现自己连续几夜在凌晨3点左右醒来,查遍中医理论看自己是肝经不行还是脾经失调,最后一床棉被五脏俱和了。

再一次跟自己说,一定要早睡,不偷菜了,可是,菜是不偷了,继续码字,笑。调整生物钟大概需要几天的时间吧。

门前的玉簪已现了颓势,北方少见黄金桂,于是买了一盒桂花乌龙来,一杯满室香,很甜很润,要到第三泡才会凸显出乌龙本香来。还有一点点龙井,大概九月前也会喝完,刚刚好。

在天涯新认识几多朋友,其中对一位在北方工作的南方姑娘印象最好,有智慧,懂转圜,于是喜欢退一步看她——没必要离得那么近,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长了刺——也只有南方人才懂得这样是尊敬而非疏离。最近和日本的几位朋友也见得比较多,愈发喜欢日本人本身那种温和而坚定的态度,不卑不亢,微笑着回答我一些白痴的问题,即使重复回答也不表现得厌烦。所以我很喜欢和他们一起,完全无压力,还有一位和我喜欢的北村大叔有着80%+相似度的男士,经常被我反复问“您家里真的没有叫‘婧儿’的女性吗?”这样的问题,每次都无奈地笑着回答“没有。”

说到日本,忍不住多说一句,有的朋友喜欢日本所保留的华文化。而我却认为,被大和一族保留传乘的中华文化,已经被同化得太多,成为大和独有的文化了,也许出于中华,却不再属于中华。而日本人性格中的坚忍和忠诚,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说太多日本的好话,容易被说成“高贵冷艳”,其实话说高贵冷艳的态度,不正是棒子国的态度吗?

公司也有棒子国的客户,有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习惯性地微鞠躬致礼,客户大人居然从鼻子里给我哼了一声“嗯~~~”出来,于是我也毫不客气一记白眼翻过去,转身就走。笑,也许那位客户大人一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前后态度反差如此之大吧。

今天还和那位南方的姑娘说,感觉日本的态度,正是古时的江南,可惜江南不再。

经济危机逐渐淡漠,今年秋天,也有诸多工作的岗位陆续提供出来,许久没有更新挂在网上的简历,于是邮箱也安静,没有猎头们乱七八糟的邮件,干净许多。

快到母亲的60岁生日,突然有种“梧桐凝露月如钩”的感觉,谁做谁的女儿,谁做谁的母亲,总是缘分,而时光恁地轻快,如白驹过隙,60年已过了。想为母亲写下14行,却不知从哪里下手,小的时候也有很恨母亲,为什么别家的孩子可以在院子里玩泥巴,我非要在桌子前背《木兰辞》;别人家孩子看电视的时候,我却在和电子琴钢琴拼命;乃至别人家有好玩的玩具,我家只有严厉的礼仪老师……总要到很多很多年以后,花都成了果子,才知道当年的花,哪朵是谎花。

父亲家的其他女孩子不知道上海的鞋子好在哪,不知道真正西装裤的臀线应该是用熨出来而非所谓的“立体裁剪”出来,男孩子有了钱,装饰自己不买手表而买手机,开口必谈“欧米茄”而不知所谓“僵尸单顿”和“百达费力”为何物的时候,让我一种品位上的自大油然而生——好吧我天涯去多了。

还好,总来得及感谢母亲和外婆家教给我的一切,包括外婆所说的“人总要有可以忠诚的对象,否则,一个人的人生就失去了原点”这种话,总不能忘。依然觉得自己浮躁,于是学佛,却也学不透彻,模糊地知道一点感受,慢慢磨,如水磨石,总有磨成的一天。

身边的朋友又一对离了婚,还好,还好,母亲不再催我的婚事。也有偶然想起当年交往过的人,记得被要求画妆而以粗糙的手法将自己画个五颜六色,当时母亲从不阻止——于是我觉得母亲对那个人是不满意的,回头想想越发觉得如此——终于将之吓跑。也有玉兰油时代交往过的人,当时还为了他的离开郁闷伤心,而如今细数梳妆台上SHISEIDO和LA MER以及SISLEY的瓶子,悄悄在心里叹息“幸亏当时分手了啊~~~”

莲花未开花时是什么?未开花,总有开花的那天啊。

当HERMES的瓶子在包里成为常规居民,回头看,总归是为不该耽搁的人或事耽搁了许久,可是,若无当年误,怎得今日禅,秋声尽落,碧风朗月夜夜弦。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