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红成阵,飞鸳甃  

2009-04-19 17:43:58|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度就这样反复跳跃着来来去去,刚才是暖得穿背心的几天,一场雨,又冷了下来,恨不得把收起来的绒衣都抓出来穿上才暖和。昨天晚上去和朋友吃饭,吃过了又去一家酒吧,遇见几个从前认识的人,回去的时候,雨未住而夜已静,家门口继续修路,或者是换某些管道,打破街面,露出城市里稀少的土地。

昨夜喷在手腕上的橘彩星光,一夜过去,只留下一点没药的香苦,和地中海比起来更女人一点,又或是我的体温确实比正常人要高一些,所以无论是香水还是香膏,在我的皮肤上的挥发速度都是别人的三倍以上——地中海在我的围巾上8小时后才进入中调,但是在我的手腕上,2小时后居然已经进入尾调了——那些芳香的味道就这样急着要离开我么……或者说我的皮肤在拼命吸收她们,心跳63次/min的人不是应该体温比较低嘛。

到底春天了,连续两周,回家的火车上都被人打扰了清净。

上周回来的时候,对面坐了一个看起来貌似老太太一样的女子,短卷发,又不是太卷,脸很黄,看起来好象百合里的T,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这种感觉,脸很平,眼睛细小。在桌子下不停踢我的脚,被我瞪了依然不收敛。似乎一定要把脚伸开的样子,居然把腿伸到我没有收拢的两腿之间的椅子下面。可能是因为我对她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于是在车上爆掉:“你是T哈?告诉你,我也是!”然后一脚踢在她伸来的腿上。

搞笑的是,她居然乖乖坐好了.....= =||||||.....果然不打不成才么?

这个星期则回来的时候,刚庆幸旁边坐了个身材修长,又穿对细腻面料修身西装的男男,旁边就凑来一头猥琐大叔以平衡之。幸好和男男换了位置,否则我的“断子绝孙肘”又要造孽了。

和朋友聊到文楦大叔,因为上周刚摸去他的blog转,给人的印象是温和的中年男人,和多年前的张易之已经完全不搭界了。

我并不看好赵大叔的易之,但是却非常欣赏《大明宫词》的编剧,唯美的台词,大段大段泰戈尔的诗篇,印度白银莲花的风格却与深宫牡丹夜游相应成欢,尤其是“长安月下,一壶清酒一束桃花”,静谧地残忍,不是一树,而是一束,命运被注定的颓丧,自寻欢乐却寻得幻灭的结局。

那部剧中的女性角色都很真实,当权利的欲望得到充分满足的时候,情感的缺失就显得那样遗憾,那样不能被容忍。所以赵大叔完全把一个放浪从容的白衣面首演成了一个不折扣的杠头,顶公主,顶则天大帝,即使是为了突出易之恃宠而骄,也弄错了重点。

张易之——中国唐代武则天宠臣。定州义丰(今河北安国)人。白皙貌美,兼善音律歌词。初以门荫迁为尚乘奉御。武则天临朝,太平公主荐易之弟昌宗入侍禁中,昌宗复荐易之。深得武则天的恩宠,历任司卫少卿、控鹤监内供奉、奉宸令、麟台监、封恒国公,赐田宅玉帛无数,与昌宗专权跋扈,朝廷百官无不惧之 ,甚至武则天子侄等亦争执鞭辔,呼为五郎。武则天晚年,朝政多由易之兄弟专擅。太子李显(即被废黜的唐中宗)之子李重润及永泰郡主窃言二张专政,易之诉于武则天,武则天责太子鞫问,太子无奈,缢杀二人。神龙元年(705)武则天病重,大臣崔玄 、张柬之等起羽林兵迎中宗李显复位,诛易之兄弟。

能够得到则天大帝青眼的男人,开始,必然是温柔而恭顺的吧,又不能一味地恭顺,要有自己的骨骼,才能让那个权势缠身的女子,有一种追逐的乐趣,以及,得到的满足。女人,她有了财富,有了权势,就想要一份平等的爱情,而她眼中的“平等”,就是让她追逐后,必然要得到,必然可以得到。于是,则天大帝就在间或感觉到的爱情的甜蜜中,给予这个男人他想要的东西。

赵大叔的正面还是很好的,尤其配上那写有诗句的长衫,以及那一壁的莲花。但是他不是易之,易之的放浪,也是小心翼翼地表演,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同而故意的放浪,辗转于则天榻前的他,内心应该是满足又忐忑的吧。所以,才会将压力发泄到那些有求于他们的官员身上,而在外面飞扬跋扈的他,在则天榻前,才能微笑着去“爱”那年华已逝的女子。

所以我想知道,当年富贵的易之,又有没有,为哪一朵花儿停步,而又不得不离开,否则那朵花儿一定会被折下枝头。

传说当年,唐高宗李治及武则天时期,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深受宠幸。张易之贼胆包天,竟趁奉命修补装池内府书画藏品的机会,大肆偷梁换柱,窃得内府真迹无数。这是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的记述:“天后朝,张易之奏召天下画工,修内库图画。因使工人各推所长,锐意模写,仍旧装背,一毫不差,其真者多归易之。易之诛后,为薛少保稷所得。稷殁后,为岐王范所得。王初不陈奏,后惧,乃焚之。时薛少保与歧王范、石泉公王方庆家所蓄图画,皆归于天府”。

只有寂寞的人才会做坏事吧,被剥夺了爱人权利的易之,才会转去爱物,那些历代美丽的图画。所以,他是爱美的,爱美丽的景色,美丽的图画和字,以及美丽的他自己。而他又明知道自己不能有感情,这个矛盾的人儿,眼中又更多了惆怅——忧伤,文雅,洁净又适当放旷的男人,是则天大帝最好的玩偶。

可是,可是有没有人去想过一个玩偶的感情呢?

斜阳照进深深院落,落花片片深浅红,飘落在绿色的琉璃瓦上,白衣人微微蹙起的眉尖,夕阳透过树枝,将琳琅的影子透下,月升,灯亮,车马声声近了,远了,又是一天。他还活着,他在呼吸,他在微笑,这就是他的“命”,于是他学会什么都不想,只说该说的话,做该做的事情,做一个合格的玩偶。

    侠客重恩光,骢马饰金装。
    瞥闻传羽檄,驰突救边荒。
    转战磨笄地,横行戴斗乡。
    将军占太白,小妇怨流黄。
    騕褭青丝骑,娉婷红粉妆。
    一春莺度曲,八月雁成行。
    谁堪坐秋思,罗袖拂空床。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