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思无邪而魅有毒  

2009-02-25 11:14:18|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说《诗经》,那些远古淳朴的和歌,思而无邪,稚而古雅,舜华,琼瑶,落叶,总不过那几种比喻,却因了不同的情景而不同啊。

家里有喜欢纳兰公子的那位姑娘(请原谅我忘记她的名字)的那本《思无邪》,里面东借西引着历代的繁华辞藻,母亲在读,读过以后,觉得诗经真是百般妖娆。

于是这个星期一定将青铮的书拿回去给母亲读。《诗经》这本民歌集子,哪里有那么多机巧和刻意,娆娆一首《遵大路》(国风之郑风),读来,灿灿如烂大街的《走西口》。独独喜爱那种信手拈来的风雅,“式微,式微,胡不归?”加上那么多日本漫画式涂鸦,毫无拘束的,才是思无邪的本意吧。想说什么,就说,看到什么,就写下来,而感动了,就回报他,这样的生活,自由得遥不可及。

于是也爱汉乐府和唐宋朝一些人的词,一样肆旞的情感,又加之比诗经当时更丰富的辞藻,由是衷情,试读一篇冯延巳的小词:

《陈三愿》: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犹如堂前燕,岁岁常相见。

突然又想起一篇应景宋词:

《清平乐》: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对比读下来,宋词多了几许欲说还休的意味,轻纱遮掩,也许本来春意就是描摹不出的吧。那首清平乐似乎还有一个版本是24位少女齐声清唱,可惜我没有听过,只是听说,也很有一翻韵味了。

可我还是更喜欢那首《陈三愿》,简单的心愿,甚至是要“年年常相见”就够了,不求日日,不问时时,相见时便相见欢,不见时,便思念,只要一年能见到一次,足慰相思。字里行间,满是女儿呢喃娇嗔,果然好句,只是恰好,就够了,再有如何,也只是徒然。

不想反观现在的书如何,文如何,字如何,匠心太多,思便成了魅,只想着销售量如何,就只能写出饼干书。无他。

现代的美丽是有毒的,摇曳生姿需要穿细高跟鞋,于是害了膝盖,笑颜生花需要大量颜色左涂右抹,苦了皮肤。人造的东西精巧过自然的简单——而真正自然的精巧,又岂是人手能模仿的?甚至于,没有人会想到,在身与心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更高更及至的满足感。

偶然的机会,见到过纯白的海洛因照片,装在小小的袋子里,仿佛未化之雪,蓬茸细碎,极美,虽是晶白,却无端想起艳红虞美人,该是魅的及至吧,也是毒之及至,连灵魂都会被麻痹而沉沦。

我也想用细细的黑铁为那套《诗经》专门做个展示架,终究作罢,如果展示出来供人时时翻阅,恐怕心里还是舍不得,笑,所以,继续让她躺在书柜里,像珍藏一个远古梦境一样,珍而藏之。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