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花开锦默,似水流年

网易考拉推荐

记得绿罗裙  

2009-11-02 23:34:33|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开始想败家。看了不少很宫廷的衣服,都想买,但是,已经买的衣服,穿的时候却总踌躇,搭配不出想要的效果。曾经买过,爱如珍宝的一条绿色伞裙,现在竟已沦落到盖电脑的地步——sony可爱的呼吸灯实在太闪烁。

天涯里看人八卦当年的学生生活,一个人来八,然后一群人来八,最后那帖子变成同学录的一种,总有别样的温暖。

而我的那些同学呢?好像蒲公英的绒毛,被风吹到早春的田野角落,各自发芽。

我的初中年代没什么好说,基本就是忍者修行书,到了高中,也还是个胖乎乎的猪头妹,沉浸在二维的世界里,笑,突然想起小学的时候和同班女生一起看明星演唱会,有个长头发的女孩子说,如果以后能嫁给张国荣或陈百强任何一个,都可满足。她说得憧憬,我听得迷糊:嫁,是什么意思?

对于情爱,我算是开窍比较晚的那个。

高中的时候,班里说这个喜欢那个,那个又喜欢那一个,总和我没关系的,我把他们看得太清楚,这一个很粗俗,那一个很自大,那一个又很猥琐,再青春无敌,也不愿意缠和进去,觉得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总归有一天我要开花呀,那时候我总是这样对自己说。

开和别人不一样的花呀。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就有这种自信。

高中的时候只算是我的前loli时代吧,带着婴儿肥,傻乎乎地微笑,读书,尤其爱读古文,连古文解释都不厌烦地背上四次以求记得,结果是现在还对岳阳楼记脱口而出。虽然被那时候的同学在经年之后形容为“咽不下的青涩果子”,我只笑着分辩一句:我有求你咽吗?

大学的时候,比较爱那些花边的东西,导致第一次见到月桑的时候,还是粉蓝色的花边娃娃上衣搭配粉红色的窄腿裤子,现在想起来,好像活动的广告牌一样。可爱啊,还是可爱啊,那时候好像苹果一样,饱满,清脆且多汁。

后来,品位慢慢好起来,见了从前的同学,黯淡地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高中的那个女孩子,朴素浅薄得好像药店里的芦根,细细白白,笑容一塌糊涂地甜到发闹——她该嫁了吧,放在第一个抽屉里,随时准备抓出来配进去的药,不是应该最好卖么?该有她平凡的生活,再有一个小孩子,小小地闹,吃吃地笑,和街上看到的人都一样。

大学里那个男生,毕业后再也没见过,想必也会有自己的生活,工作,回家,上网,抽点烟喝点酒,发发牢骚,骂骂老板。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客,人间仙,总有弦柱思华年,梦里一晌尽贪欢,是年,经年。

仿佛将日子过成一场季节的轮换,方可称岁月。

今天将裤子卷边来穿,这样很好。

昨天发现原来女人的友谊这样轻浅,这样也很好,一个人身边的位置总归只有这么多,有人来了,就有人一定要走。于是我可以安心,老霍和希希该可以在我生命中停留很久,所以这样真的很好。

日子就这样在流水账里流过去了。

当年绿罗裙,化作某一个春天的萋萋芳草,在不知处,等待蓦然那一回首。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