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关于我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花开锦默,似水流年

网易考拉推荐

蓬巴杜夫人的微笑·红爱白离  

2008-10-12 04:29:27|  分类: 锦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要您发个誓,让娜,在十字架前发誓。”希卡路认真地看住让娜,戴了黑色皮手套的手握着她的白皙柔荑,眸子里有孩子天真的执着:“这对我很重要。”

“……好……”让娜低着头,睫毛微微颤动着:“我听您的。”

让娜毫无反抗地任由希卡路将她抱到石台上站好,又用红色的丝带将她的手腕和脚踝分别系在十字架上,像基督一样背负着十字架。

“您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无论生或死,贫穷或富有,都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让娜双颊灿若云霞,喜悦地微笑着,低了头不敢看他。

“即使世人都离弃了我,以魔鬼之名咒骂我,您也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愿意……”

“即使要您离开您的家人,朋友,您也还会选择我吗?”

“我会。”

“让娜,您是一位圣女。”希卡路银白色的眸子骤然点亮,粲然微笑,宛若初夏原野繁花盛放,双手捧住让娜面庞,柔声问:“那么,您愿意请您的朋友分享我们的喜悦吗?”

“我听您的……”让娜的面颊贴着他黑色的手套,冷滑的触感让滚烫的面颊稍稍降温,望着面前开合的红唇,幸福地轻轻咬着嘴唇,声带上似乎有蜜流淌:“……我听您的。”

希卡路满意地笑了,退到宗教壁画前面,在画框的某一点上用力按了下去。墙的背后发出吱嘎的金属摩擦声,而那面巨大的壁画,就旋转了起来,墙后隐藏的秘密昭然天下:那固定在墙上,同样的红色丝绒沙发上,坐着的,是巴黎教区的主教和各教堂的主事神父,约翰神父也在其中。

“约翰爸爸……”让娜惊讶地喊到,立刻意识到自己以近乎滑稽的姿势被绑在十字架上,害羞地微笑起来。她低了头,所以没有注意到约翰神父那近乎狰狞的怨怒。

“真遗憾,各位只能这样欣赏这个仪式。”希卡路微笑着,柔柔地向神父们弯下腰,行了一个古典的贵族鞠躬礼:“为了防止各位扰乱,只能请各位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欣赏。”

“让娜!”因为身体被固定在沙发上,约翰神父只能拼命探着脖子,嘶声大喊:“让娜!离开那个魔鬼!魔鬼!”

“我亲爱的约翰神父,请您好好地听着。”说了这一句,希卡路优雅地慢慢走回让娜身后,双手轻握着她的肩膀,下巴放在她颈边,微笑着在她耳边轻声说:“可爱的让娜,您来告诉他们,您已经决定,无论如何,即使我被冠以魔鬼之名,您也选择留在我的身边,是这样吗?”

“是……是的。”他的气息吹在让娜的鬓发上,撩起细软的发梢轻触她的面颊:“约翰爸爸,我知道这看起来很奇怪,但是……”

“他是个魔鬼!是吸血鬼!”约翰神父的眼睛因为挣扎而爆出红色的血丝:“离开他!”

“您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意义吗,约翰神父?”希卡路还是微笑着,双手抱在胸前,欣赏着一众神职人员的表情:“各位可以继续企求基督的庇护,也许,这是各位最后的机会了。”

“基督不会放弃我们。”主教睁开眼睛,盯着黑色的身影:“我们是虔诚的信徒,神会保佑我们的灵魂。我们不怕!”

“我并不关心您是不是怕。”希卡路微笑着从背后拥住让娜,在她耳垂上轻轻吻下,满意地看到她在自己的怀抱里战栗:“我更加关心的是,让娜,在各位神父的面前,您是否还继续坚定地选择我呢?”

“我……选择您。”让娜在那黑色的怀抱中微笑:“即使是吸血鬼也没关系,我……曾提醒您,那时……”

“让娜!”约翰神父大吼,拼命扭动着身体,但红色的沙发似乎有生命一般死死吸住他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那宪兵是你找来的!”

“是的,让娜帮了你们大忙。”希卡路凛然接口,双手合握住让娜的腰,冰冷的目光扫视沙发上的神父和主教,目光流转之间,又微笑起来:“不过,以后就不会了。”

希卡路放开让娜,从她身后走到灯光下,伸开双手,先将左手伸到唇边,抬起眼睛,妖魅地看了主教一眼,低头用牙齿咬住中指的手套,而后慢慢抬起头,用牙齿脱下左手的手套,又以同样的方法脱下右手的手套,一双晶莹白皙的手出现在众人面前,修长十指轻轻回转,如夜中盛放的昙花。

“这只是开始。”他轻声说。满意地看到让娜和神职人员都因为他双手的美丽而怔然无声。

白皙的手指落在黑色的皮衣上,如天使的羽毛落在恶魔的翅膀,中指的指尖沿着扣子的轮廓轻抚一圈后,解开了扣子。扣子都解开后,皮衣安静地滑落到地上,露出里面穿的深蓝色军服。他走上一步,距离神父们又近了一步,而后,那双手,开始解军服的扣子。

他始终带着那种微笑,如落花抚过琴弦,又如春风吹皱一池碧水,玉白的鼻尖在灯光映照下莹然剔透,嫣红唇瓣微笑而微微上扬,仿佛从来未曾见识过伤害与背叛的温柔美好。

当军服也落在地上的时候,他又走上了一步,几乎站在神父们面前,而深蓝色军服里面的,竟然是白色丝绸的古典宫廷衬衫,繁复的花边和装饰,好象在他白色的身体上,停驻了无数白色的蝴蝶。

又将手指轮动了一圈,他仰起头,手指落在颈上第一粒扣子的时候,如愿听到细微一声咽下口水的声音,于是,微笑绽放,却轻轻眯起眼睛,让手指攀上自己的喉结,又滑入衬衫的高高领口,游滑一圈,再次落在第一粒扣子上,轻轻解开,然后是第二颗,露出纤秀锁骨;第三颗,第四颗,于是胸脯的修长肌肉线条和光滑肩线也暴露在灯光下;第五颗,第六颗,腹部的肌肉紧致地紧缩着,划分肌肉的浅浅沟壑泛着润白莹光。

他又将衬衣的下摆从军装裤子中拉出,解开最后一粒扣子,轻轻抬起下颌,双手交叉探入衬衣,抚上自己双肩,向后褪开包裹肩膀的衬衣,让衬衣落在背后,露出线条流畅的上身,手指沿着薄宽的肩膀抚出平直线条,背后的蝴蝶骨也正如蝴蝶展翅飞翔,又沿身侧滑落至蜂腰,细腻光滑的皮肤映出一片细碎光晕。他的双手落在腰带上,白色的衬衣只有袖子还堆叠在他小臂,袖口层叠花边流苏掩盖住手掌,只露十指秀颀。

这邪魅的生灵,在他的美丽面前,神的使者们也鸦雀无声。

轻笑一声,唤回神父们涣散的神智,希卡路略弯下身,靠近主教的面孔:“这,就是永生的力量……”

主教在那一声轻笑后就紧紧闭住了眼睛,眉头紧皱,不停背诵福音。

希卡路走向让娜,张开双手,作势拥抱。一直观看着的让娜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在他的身体贴上来的时候,手指抓住飘起的衬衣。

“别抓我的翅膀……”让娜耳边低哑的笑语响起,而她终于完全失去力气,只依靠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双手固定身体,仿佛被吊起的基督。

感觉他的嘴唇沿耳边滑下,唇间呼出的气息一直吹到颈间,一路麻痒,仿佛身体深处的什么被触动,被唤醒,像体内的种子就要破土而出,感觉到他的嘴唇吻上颈间,轻吮,而后……

“希卡路,你做的很好。”

“谢长老。”

依然穿着粉红色长裙的让娜端着两杯咖啡出来,放在茶几上,又机械地转身出去。

“似乎,这个女人的脸很像当年的蓬巴杜夫人。”被称作长老的人端起咖啡,斜瞥了一眼已隐没在门后的身影,突然笑起来:“呵呵,据说,当年那个夫人见过你一次之后,就无数次在那个墓地停车。”

希卡路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端起咖啡杯。

像吗,也许像吧,原来,自己已经连她的样子都模糊了,如果不是别人提起,自己还记得要去忘记吗?忘记了要去忘记,也就是真的忘记了吧。也许当年,马车在黑夜里经过森林而停下,真的是为了等候森林中的魔鬼,就算当年的魔鬼,也曾夜夜躲在黑色的森林中,在月光下缅怀花朵一样柔软而温暖的女人。但是,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已经错过的,就注定无法弥补,就像皇宫中珍贵的蛋从悬崖落下,国王的臣子们如何密谋策划,公主们如何尖叫哭泣,也无法弥补那些裂纹。

时间是个好东西,比酒更好,酒可以让伤口愈合,但终要结痂留疤,而时间,如灰尘将伤口层层覆盖,直到你自己都忘记了,那里,曾经,有过伤口。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