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蓬巴杜夫人的微笑·迷思左岸  

2008-10-12 02:23:59|  分类: 锦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冬日的临近,教堂里的修女开始期待起圣诞节来,让娜买了粉红和粉蓝色的毛线,想亲手制作圣诞礼物给年轻的军官先生,为了这份美丽的礼物,她还将珍藏的缎带也取了出来,准备在毛线围巾上打上圣诞的装饰结。

“让娜,我的孩子……”约翰神父微笑着走来,他看起来非常愉快:“我的火水又获得了提高,主教大人也特别写信进行了褒奖,咱们会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祝贺您,约翰爸爸。”让娜也被他的情绪感染。

“这是给你的礼物。”约翰神父将一本精装的书递给让娜:“你提过的,蓬巴杜夫人的传记。”

“啊!”让娜惊喜地掩住嘴唇,接过书紧紧抱在胸前,笑容迅速在她脸上蔓延,面颊上爬上嫣红:“谢谢你,约翰爸爸,谢谢!”

也许,对于让娜来说,这是个幸运的日子,下午的时候,年轻的军官,希卡路,也来邀请她在圣诞前的某天,到他住的公寓去喝茶,说是想请让娜帮助准备一下圣诞的礼物。

“那么,就麻烦您了,让娜。”希卡路分寸恰好地微笑着,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握着让娜腴白的手掌,目光温柔抚摸过她的面孔:“这个星期五的傍晚,我会来接您。”

“我很愿意。”让娜害羞地垂下睫毛,从他手中抽出手,双手垂在身前,手指绞在一起。

希卡路退后了一步,淡然地看了看她,又微笑起来:“那么,晚安,祝您好梦。”

星期五,让娜换了很多次衣服,直到她觉得自己足够华丽又足够优美,才离开教堂,到香谢大街上的高档商店里去寻觅一点能够负担得起的小东西,让自己看起来高雅一些。粉红色手制的连身法兰绒长裙,衬托着她温暖的亚麻色头发,在深秋的街头上抹上一笔暖色。她在诸多商场中流连,寻找一些闪闪发亮,又不显得太过刻意的东西,同时暗暗憎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为了那几个生丁的差价就选了这种劣质的粉红色料子而不是更显得高雅的粉灰色。一直到太阳将要落山,才选到一支银色的羽毛状胸针,又花了很长时间讨论价钱,一直到售货小姐不耐烦,才别在胸前去付了帐,来不及理会销售小姐鄙夷的眼光,就急急走出商场,沿着大街向教堂走去。深秋黄昏的风硬起来,吹在身上,身体就渐渐地冷下去。她没有穿外套,那件温暖的黑色貂皮外套是绝对不肯穿的,那么,就只有那些没有样子的绒布外套,她宁可不穿。

“让娜,”走过这个拐角就可以望见教堂,让娜正要转弯的时候,却被熟悉的声音叫住:“正好遇见您。”

“啊……希卡路先生……”让娜一顿,转过身来,想要微笑的时候,才发现脸上被风吹得太久,已经僵硬了,只能小小地用嘴唇和眼睛微笑:“我……”

“没关系,我一直在等您。”他红润的嘴唇笑起来仿佛初绽的蔷薇花瓣,温暖又湿软:“您是今天的主角。”

“啊,这样啊。”让娜开心地笑起来,指尖掩住嘴唇,接触到呼出的热气,才发觉指尖已经被风吹得冰冷。

挽着希卡路的手臂,皮的大衣触手冰冷,但上臂和身体之间的部分带有身体的温度,让娜将手指藏在他的上臂侧,汲取他身体的些微温度。塞纳河左岸的咖啡馆还开着,露天的座椅都空着,室内人影晃动,橙黄色的灯光混着咖啡的香气,安静弥散。

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又好象所有话语都沉寂下去,才如此地缄默着。他们逆着河水的方向,向上游走去,街灯将他们的影子拉长,消散,再拉长。

“温柔的夜色啊,”让娜轻轻地赞叹,打破了平静:“以前没有觉得巴黎也有这样静谧的夜色。”

“是荡漾的河水让您感觉温柔吧。”希卡路望着在夜里显得深黑的河水微笑,他银白色的眸子和头发,在这夜色中浸染成了灰色,却显得更加细腻。

“是您。”让娜轻轻地笑着:“是您让我觉得这个城市有所不同。”

“是吗。”

“是的,那天在蓬巴杜夫人的纪念馆门前遇见您的时候,我就感觉,您仿佛是蓬巴杜夫人所要等候的那个人。”

“传说中蓬巴杜夫人的神秘情人,也有传说是魔鬼。”希卡路笑了起来:“让娜,难道您是蓬巴杜夫人的转世吗?”

“也许是真的吧,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和她很相似。”

“女人之间都是相似的。”

“那种感觉,是独特的,尤其是当我看到她的马车的时候,仿佛记得自己也乘坐过这样的马车……”

“让娜,我们快一点可以吗,客人要等急了。”

“还有……客人……?”

“是,不过,都是您熟悉的人,所以不必紧张。”希卡路转向她,稍稍偏着头,安抚地微笑着,她提起的心就又安然放下。

转过弯,一座带着院子的小楼出现在他们面前,院子里的落叶被打扫干净,楼里亮着灯,希卡路停下脚步:“让娜,我们到了。”

“您住的地方很漂亮。”让娜打量着院子,夜色中,梧桐树的叶子漆黑,而树干却因为反光而苍白着。楼里的灯光昏黄温馨。

“请进吧,”希卡路引领让娜到二楼的客厅,客厅的装饰墙上挂着宗教的壁画,侧面的墙边还摆放着巨大的青铜十字架,只是上面没有基督受难像,反而在十字架前有一个小小的石台,屋子的中间,是奢华的红色丝绒沙发和黑色的月桂木茶几:“请坐。”

让娜在红色的沙发上坐下,女仆端了咖啡进来,将咖啡放在桌边,又接过希卡路的帽子退出了屋子。

“您今天要我过来是……”让娜轻啜一口咖啡,滚烫的咖啡让她的嘴唇感觉复苏了。

“呃,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希卡路挨着让娜坐下,略微苦恼地看了看她,底下头,轻轻将双手交握在身前。

银白色的头发散落下来,垂在他面颊两侧,恰好露出他柔润的嫣红双唇。让娜心中轻轻一动,仿佛春天第一朵落花落在水上,漾出一圈圈涟漪。

“如果需要我的帮忙,我很乐意……”

“让娜……”希卡路转向她,诚恳地望着她的眼睛:“其实,我是想要问您,您,是否愿意……”

“什么?”

“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

“和您?在一起?”让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是,和我在一起。在我身边。”希卡路每说一句,都郑重地点一下头,看着让娜惊讶的眼神,又低下头,声音也低下去:“如果不愿意的话……我……”

“我愿意!”让娜大声地打断了他的话,立刻,又为自己过高的声音而红了脸。

“您愿意和我在一起?”希卡路抬起头微笑着,温柔得仿佛水面宁静的天鹅:“离开教堂而到我身边来吗?”

“我愿意。”让娜羞红了脸,噙着幸福的泪水,声音略略颤抖。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