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锦默 似水流年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日志

 
 

玉嶙峋  

2008-07-24 11:22:59|  分类: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山飘素练,晓望玉嶙峋;遥忆最深处,应多著石人。

这是写砚台的词,突然想起来,因为最近叶叶刚和她那名为“砚台”的情人分手。

在叶叶的blog上留言,说她们早就该分了,与其两个人相互折磨,不如各自去寻找自己的幸福。而内心里,我觉得,是她们从开始就站错了位置。

叶叶是偏T的性格,开朗,拥有张牙舞爪的青春,喜欢吉普赛和印度的风格;而她家的砚台却是略阴郁的性格,很冥王星地喜欢昆虫,包括毛茸茸的蜘蛛——请容我打个冷战——而且,说天津话。说天津话的女生,总感觉不是那么细腻,还不是北京话的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味道,而是一种平民的,市井的沙砾感,是的,带着生活垃圾的沙砾感。

而可怕的事情,在于砚台chan死活非要做T的角色,而又宣称不是纯粹的T,而是H,叶叶点头容忍,其实,叶叶已经做了一个T的事情:包容。于是,她们之间的情事就在如此混乱和怪异中开局。

看了叶叶的blog,那是一场将军与秀才的恋爱,一个爱动,读中文系,读书无数;一个爱静,没见过什么世面,喜欢红尘纷扰。说什么性格不同才能互补,火星和冥王星连航路都不通。于是,就直接加间接地,导致两个人不在一个世界里,凭借感情维系彼此。也曾经拉着手喝一杯咖啡,彼此约定有了什么问题都要第一时间沟通,也曾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做情人间所有该做的事情。但是,总有小小的摩擦,总压抑在彼此心里,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对方改变不了——对方本就改变不了。

只是飞鸟就该在天上,看天高云淡;鱼就该在水里,听潮起潮落。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什么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此之蜜糖,彼之毒药,硬是联系在一起,便是,逆天!

感情无对无错,只有认真与否,而认真过了头,处心积虑将诸多伎俩一一抛出,就是可笑。居然还有人用分手来提醒对方,要求对方让步,忍着心压着意,变成那人心中所想。我听说,只是笑,千百年前就被证明无效的滥桥段,居然真的有人还在用。想说,爱她,就要爱全部的她,而爱上自己心中的那个影子,不过是爱自己罢了。

叶叶居然很困扰,我以为她会去邀朋唤友大宴天下开棚舍粥以庆祝重获自由。

好吧我承认其实这个事情和我没多大关系。好吧我再承认我获得的好处就是以后喊叶叶来玩不用顾及砚台的那张黑石表情。

汉代刘熙写的《释名》中解释:“砚者研也,可研墨使之濡也”。砚台的存在,就是要使墨被磨掉的部分,发出黑亮的光芒,被磨掉的墨会成为书画,流芳白世,所以墨才甘心被磨掉。砚台该是磨掉自己,成全墨的升华,所以才被称为玉嶙峋。叶叶家的所谓“砚台”,不过一方自私狭隘之粗石罢了。

还好,已经过去,过了,而且去了,再不会回来。昨天听说“砚台”在Q上和叶叶说,提分手不过是为了提醒她注意,如果叶叶挽留,结果可能不同。我们诸多看客一身冷汗,还好没挽留。纠缠,小女人样要疼邀宠,外面受的委屈都要叶叶帮助化解。可是,钢百炼必不能绕指,诸多传说,只是传说。

真的和我没多大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